您現在的位置: 河大新聞網  >>  原創美文  >> 正文 選擇字號【香港寄中國郵費】

“河”愛的過往

【新聞作者:邢晉  來自:  已訪問: 責任編輯:劉旭陽 】

母校,請允許我這樣稱呼您,雖然我沒有真正在河大的教室上過一天課,我卻經常以河大人自居,是自考給了我和您親密接觸的機會,讓我能有機會走近您的博大與開放。

第一次知道您是在我最愛的歷史課上。那個在課堂上神采飛揚、談古論今的王老師是河大歷史系的畢業生。我看到他滿臉自豪幸福地介紹自己母校,河大就這樣讓我看在眼裏,聽在耳裏,飛進我心裏。還有那個一邊誦讀着《再別康橋》一邊調侃着文學趣事的徐老師,也是河大文學院畢業生。都説親其師,信其道,我又恰好愛好歷史與文學。當我遇到這兩個同樣年輕而有趣的靈魂時,他們身後的那所學校便更加令人神往和渴求了。

從那以後河南大學就在我心裏發了芽,生了根。我會在過年的日子裏央求爸爸帶我去開封去河大,去看看我老師的母校,究竟有什麼魔力,讓他們如此神采飛揚。當我17歲第一次站在你面前,像個虔誠的信徒般凝望你的時候,我不知你是否感受到了那種渴望。那種迷戀和不可名狀的幸福,走在古色古香的校園,感受着百年河大的歷史風韻,我已完全沉浸其中,被你深深吸進。那時候我就在心裏想,這輩子我要能來河大上學,一定會幸福至極!

高考成績出來後,我想道,我今生跟河大絕緣了。但到了專科第一年,當我知道還有自考這種方式能進入河南大學漢語言文學專業時,我彷彿又重新找到了與你的鏈接———河大!如果我能以這樣的方式進入你的懷抱,是不是上天在垂憐我的痴心?

基本每年我都會去河大走走,找找17歲時看到她的欣喜與渴望。從2012年到2019年,八年時間,我通過河南大學的自考,畢業了。這八年裏,家庭變故,人生起伏,在生活的波濤、歲月的洪流裏,每當絕望無力時,我都會給自己一個機會走進她,擁抱她,凝望她,感受她。走在歷史文化學院悠長又寂寥的走廊,我看到陽光照進昏暗的角落,那是歷史的痕跡,在吱呀作響的木地板上走出人生的滄桑,一如這百年名校的前世今生。我走進時光的痕跡,急着尋找方向———坐在圖書館台階上看那些在窗前背書的考研人,在大禮堂前仰視她的端莊,在落葉紛飛的路上看校園中的學子來來往往,走累了就進一間教室,隨意找個座位坐下,趴在桌上看着那些專注的眼神中散發的光亮。我想盡辦法增加我跟你的相遇,在這所百年名校裏渴望一段傳奇。

2018年4月,我離畢業只剩下現代文學史和學位英語要考。年初把腳摔成了粉碎性骨折的我,拄着雙枴,披着濛濛小雨,一級一級地撐着爬上金明校區教學樓五樓的考場。好心的同學也在一旁幫忙。當我坐下準備開始考試時,我真心覺得這一切的等待都是值得的。八年了,我終於沒有再辜負對河大的那份痴念和渴望。這八年的辛酸無奈,都伴着考試的結束而煙消雲散了。

2019年6月30日,我終於從河南大學漢語言文學專業自考畢業了。這距離我第一次走進河大已過去十年,我已經從青春年少到了中年端莊。而這一刻,我終於能驕傲地説:

“我是河大人了,母校。”那個曾經讓我心心念唸的地方這次終於成為了我身後的臂膀,而愛你,則從渴望變成了本能,那是青春年少的夢想,是中年失意的安慰,更是歲月無情中點亮的光和方向。

曾經的念念不忘已成絕響,而愛你則從魂牽夢繞、情到深處直至海枯石爛。我想這就是我和你的緣分,從過去、現在到未來……(作者系我校漢語言文學專業2019級自考生,現供職於滎陽市菖蒲路小學)

錄入時間:2021-06-17[打印此文]【香港寄中國郵費】[關閉窗口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