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現在的位置: 河大新聞網  >>  原創美文  >> 正文 選擇字號【香港寄中國郵費】

女博士的幸福生活——重温百年《黨史》 品味人生幸福

【新聞作者:​沈賀  來自:  已訪問: 責任編輯:劉旭陽 】

“你真幸福”,是近段時間親友們傳遞給我最多的話語。幸福嗎?每日忙忙碌碌,很少思考幸福與否。然自開始黨史學習教育以來,在閲讀黨史文獻、重温百年《黨史》中,在對比百年曆史滄桑、感悟百年苦難輝煌中,暮然發現,作為一個“女博士”,的確一直享受着羨煞旁人的幸福!忙裏偷閒,竟然梳理出幸福生活的七大理由。

幸福生活之一:成為博士。從高校的人才要求看,一個博士頭銜似乎只是進門或立足的基本門檻。教育部發布的數據顯示,高校博士學位教師佔比約38%,而一本本科高校博士化率早已過半甚至更高。但是,從全國學歷分佈看,本科以上占人口總數的比例約5.7%,碩士以上約0.57%,博士約0.067%。也就是説,每萬人中博士還不足7人,不可謂不稀缺。在百年前的舊社會,由於觀念或收入等原因,女子別説讀博士連讀大學都幾乎不可能。1920年前國立大學一直只招男生。北京大學在1920年2月,由蔡元培親自下令允許王蘭等三名女生“旁聽”,同年秋天正式招收女學生入學,成為中國歷史上第一個招收女學生的學校,開創了國立大學招收女生之先河。從此之後,中國女子讀大學才不再是奢望,讀博士才成為可能。自主培養的新中國第一位女博士(徐功巧)1983年5月27日才“出爐”。以女子身份讀完博士研究生學歷獲得“博士”頭銜,成為“稀缺人才”的一員,不該是幸福的嗎?

幸福生活之二:安心科研。博士者,古為官名,秦漢時是指掌管書籍文典、通曉史事的官職,後成為學術上專通一經或精通一藝、從事教授生徒的官職。目前,博士是學位稱呼,標誌一個人已具備出原創理論成果的能力或學力的學位,是目前最高級別的學位。具有博士學歷之人一般會從事與科研或學術相關的工作,自然科學領域的博士經驗泡在實驗室中,社會科學領域的博士則經常泡在圖書館或資料室中,無論是實驗室或圖書館資料室都可稱為“研究室”。在百年之前,先輩們做研究則要隨時做好“從研究室到監獄,從監獄到研究室”的準備。新文化運動旗手、五四運動的總司令、中國共產黨的主要創始人之一和黨早期主要領導人陳獨秀,1919年6月8日在《每週評論》上發表了題為《研究室與監獄》的百字短文:“世界文明發源地有二:一是科學研究室,一是監獄。我們青年要立志出了研究室就入監獄,出了監獄就入研究室,這才是人生最高尚優美的生活。”陳獨秀一生五次入獄,可以説是“出了研究室就入監獄,出了監獄就入研究室”的典型代表;方誌敏在獄中最艱苦的環境下,猶高聲疾呼、殷殷謳歌,寫下遺著《可愛的中國》……以女博士身份能夠在研究室心無旁騖做學問,毫無干擾搞研究,不該是幸福的嗎?

幸福生活之三:社會認可。習近平總書記曾指出,“婦女是人類社會的‘半邊天’,與男子一樣,同是社會物質財富、精神財富的創造者,同是人類歷史前進的推動者。”“沒有婦女,就沒有人類,就沒有社會。”目前,我國女性就業人員佔全社會就業人員的比重約為44%,中國婦女不再是“離不開鍋台,上不了講台,登不上舞台”,而是科學、航天、體育、軍事、政治等各行各業都能發光發熱的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。在百年前甚至在新中國成立初期,婦女很少能走向社會參加勞動,從妙齡少女到人老珠黃,家就是絕大部分女人一生的舞台。著名女權主義領袖、無產階級革命家、婦女解放運動領導人之一向警予,能夠成為中國共產黨“唯一”的女創始人不可謂不勇敢。新中國成立後,女人逐漸走向社會,並且實現同工同酬。這得益於全國優秀共產黨員、全國勞動模範、“改革先鋒”稱號以及“共和國勳章”獲得者申紀蘭,是她第一次提出男女“同工同酬”並使其最終寫入新中國憲法。女人社會身份被認可,可以説是家庭地位被認可的前提條件,女人可以成為女強人,可以不做家務,可以不依附於包括丈夫在內的任何人;可以用自己的所學教育人、影響人,做對國家、對社會有用的人。以女性職業者工作,以獨立傲嬌的姿態活出自我,不該是幸福的嗎?

幸福生活之四:婚姻自由。前兩年北大女博士秦難尋的脱口秀《娶妻當娶女博士》火遍全網,她説女博士有很多優點,比如高情商高智商、專一、賢惠、自律、獨立、守時等,尤其是可以搞定世界上最難搞的“婆媳關係”——“一旦你讀了博士,天天要與這種高智商而且逆天的生物,叫做導師的物種,在一起,你天天要和他溝通,與這個相比,婆婆根本不在話下。”婆媳關係和睦是婚姻幸福的必要前提。而在百年前,婚姻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、家長擁有絕對權威甚至一夫多妻,想要搞定“婆婆”實屬不易。實際上,新中國成立後,一夫多妻制才被摧毀,新式婚姻觀徹底顛覆傳統婚姻觀。1950年4月,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》明確強調了婚姻自由、任何人都無權包辦婚姻。以女博士自身優勢自由選擇婚姻,經營想要的家庭模式,不該是幸福的嗎?

幸福生活之五:生活安穩。有人説,真正的幸福,並不是擁有多少財富,而在於生活的安定穩定以及內心的和諧安寧。我們這代人,生於和平與穩定的年代,決定了生活的安定;處於安全與繁榮的中國,決定了工作穩定、收入穩定;學歷特色所選擇的工作性質,決定了生活穩定、住所穩定。而在百年前,這樣的生活卻是遙不可及的奢望。無數仁人志士、革命前輩捨棄了安穩的生活,顛沛流離、拋家舍業甚至流血犧牲,才換來如今的安穩生活。據新中國成立之初的普查顯示,從中國共產黨成立算起,全國為革命犧牲的共產黨員和革命仁人志士共有2100萬人。很多人在他們那個年代可稱得上是“人之龍鳳、馬之赤兔”,憑他們的才氣和能力,如果他們願意,完全可以謀得穩定且收入不菲的工作,過上安穩且幸福的小日子。其中,許多女英雄巾幗不讓鬚眉,甚至為革命流盡最後一滴血——孫中山先生親筆題字“巾幗英雄”、第一位為革命犧牲的女英雄秋瑾32歲英勇就義,被毛澤東評價為中國共產黨“唯一的一個女創始人”的向警予33歲犧牲,著名革命先烈劉胡蘭15歲英勇就義,抗日民族英雄趙一曼31歲被捕就義,江姐原型江竹筠29歲為共產主義獻出了非常寶貴的生命……生活在這美好安穩的新時代,不用拋家舍業、流血犧牲,不該是幸福的嗎?

幸福生活之六:身心健康。“健康是幸福生活最重要的指標,健康是1,其他是後面的0,沒有1,再多的0也沒有意義。”這是習近平總書記2021年3月23日在福建考察調研時指出的。在新中國成立前的305年,廣大民眾缺醫少藥,華夏大地疫病頻發,鼠疫、天花、霍亂、血吸蟲、瘧疾、流腦等急性傳染病每年使成千上萬的人死於非命,新中國成立前全國人口平均壽命只有三十五歲。新中國成立以來,我國健康事業不斷髮展,人均預期壽命男性77歲,女性80歲左右,已與一些發達國家不相上下。疫情背景下,中國“始終把人民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放在第一位”、成為世界上最安全的國家之一、有效防護人民健康的疫苗在有條不紊接種,而某些國家情況卻依然糟糕透頂。生活在健康事業和健康水平都不斷提升的國度,人到中年仍然可以做乘風破浪的姐姐,不該是幸福的嗎?

幸福生活之七:擁有大愛。法國作家雨果説過,“生活中最大的幸福是堅信有人愛我們。”這種愛也許來自親人,安靜守候、默默陪伴;也許來自朋友,盡力幫助、真心祝福;也許來自叫做“守護者”的人,負重前行、守護一方安寧;也許來自國之大愛,無論你身在天涯海角,永遠是你堅強的後盾!每當危難出現,祖國温暖的手臂總能擁你入懷——2020年新冠疫情來臨之際,祖國為我們搭建起安全的港灣,快速將因突發疫情滯留海外的中國旅客接回家;2018年日本25年來最強颱風“飛燕”橫掃日本造成嚴重災情,祖國立即行動第一個來接同胞回家;2017年加勒比海島國多米尼克遭遇五級強颶風“瑪麗亞”襲擊,祖國第一時間將被困同胞轉移出災區或接回祖國……看着網絡上流行的這句表白:“中國護照也許還不能帶你去世界上的任何一個地方,但是當戰爭和災難來臨時,他能從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接你回家”,有誰不感概?有誰不感恩?有誰不嘴角上揚大呼“幸福”呢?

有人説,比較是痛苦的根源。我卻認為,比較是幸福的源泉,痛苦或幸福要看比較的視角、心境和度。在與百年《黨史》的對比中,作為一箇中國人,你是否感受到何為不幸、何為幸福?是否感受到何為苦難、何為榮光?是否感受到前人栽樹、後人乘涼?作為一個新時代的女博士,當你認識到這世界上沒有最不幸、只有更不幸時,當你常常記得你的幸運、時時珍惜你的擁有,當你把比較當作營養的汲取、當作奮進的動力時,你只會感覺自己比別人多了許多幸運,多了許多幸福!

幸福是什麼?幸福是能給予別人以幸福!馬克思説,一個人只有選擇為人類服務的職業,只有為人類最大多數人的幸福而工作,才是高尚的人,才能得到真正的幸福,才有不可摧毀的精神力量。魯迅説,唯獨革命家,無論他生或死,都能給大家以幸福。果戈理説,如果有一天,我能夠對我們的公共利益有所貢獻,我就會認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。當我們有能力且願意履行這樣的職責,可能需負重前行卻心頭舒暢,可能需經受苦難卻無比甘甜,可能會物質貧困卻精神富足,可能會不被理解卻無限幸福!

幸福是什麼?幸福就是能成為你自己期待的樣子!我們的黨、我們的國、我們的時代都給予了“能”的可能,作為個人,只需只爭朝夕不負韶華,只需向着夢想奔跑,只需朝着期待的樣子努力,便能與“幸福”相擁!(作者系河南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副教授)

錄入時間:2021-06-30[打印此文]【香港寄中國郵費】[關閉窗口]